網絡經濟主體信息

網站首頁  |  關于江銘  |  新聞資訊  |  工程項目  |  人力資源  |  企業文化  |  聯系我們  


0717-2677999轉504(綜合辦)   0717-2677999轉505(財務部)   0717-2677999轉506(人力資源部)   0717-2677999轉508(工程部)   
13387255022 / 13387255055(經營部)17707174777 (機械設備部)  地址:秭歸縣車管所綜合樓五樓  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    郵編:443600   
Web:www.ymehbxes.buzz    鄂ICP備14012232號   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 宜昌

 

新聞資訊

資訊詳情

“扶貧縣官”羅官章

【摘要】:
一山一人一輩子   ——記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縣退休干部羅官章

   

      五峰,湖北28個國家級連片貧困縣市之一。牛莊鄉,平均海拔1540米,俗稱宜昌的“西藏”。在這片高寒山區,8000多農民世世代代都在與貧困作斗爭。

  羅官章,現年79歲,擁有黨齡60年,擔任牛莊鄉黨委書記13年。1997年,他從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位置上退休,悄然回到老家牛莊,這一呆,就是19年。

  牛莊、羅官章,一山、一人,本無關聯,確因一片情緊緊連在了一起。

  堅守:老來回山再忙碌

  1997年12月20日,寒意料峭。剛從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位置上退休的羅官章,悄悄回到牛莊村的老房子。

  第二天一早,羅官章就去爬山了。從屋前的招風巖,到屋后的廟灣嶺,他每天早出晚歸,盡往山里鉆。左鄰右舍笑著議論說:“羅老在城里呆久了,回鄉來鍛煉身體享清福。”雖然心中藏著個“大秘密”,他卻是笑而不語。

  1977年前,人們記憶猶新:“電燈不亮,廣播不響,公路不通,牛莊就像‘無人區’”。

  時任書記的羅官章,看在眼里、急在心里,決心干干看,自己修建金山水電站。說干就干。沒有公路,羅官章就與50余名村民親自拖著半噸重的變壓器和設備材料在大山里行進,一身雨,一身泥。“拉旱船,叫一個號子,板子和機械一起往下面嗦一下”。如今,金山電站已發展成一個擁有三級電站,裝機容量1.3萬千瓦,年納稅70萬元的綜合型電站。

  羅官章,回來了。

  “在任上的那些年,我們解決了鄉親們的‘糧袋子’,始終沒有解決鄉親們的‘錢袋子’。老百姓吃飽了,荷包是癟的”。多年來,羅官章始終對鄉親們有種“虧欠”感。正如他所說,“不讓鄉親們的荷包里有錢,死了也閉不上眼”。

  家在他對面的村民朱坤最有發言權,“從羅老回鄉起,他就沒閑過,不是在種什么,就是在養什么。”朱坤是跟著羅官章發家致富的,村里的百萬元戶,縣里的“拔尖人才”。

  九里坪村農民楊緒超三兄弟,原先住的是茅草屋,輪著穿一雙破球鞋。1999年初,羅官章登門動員他們種天麻,幫助貸款3000元,并免費提供部分菌種和技術指導。當年,三兄弟凈賺1萬多元,將茅草房換成7間磚瓦房。8年后,楊緒超又建新房,還買了電視、冰柜、太陽能熱水器等,日子過的蒸蒸日上。

  羅官章就像一個燒不盡的“火種”,點燃了鄉親們“挖窮根”的激情。19年間,跟著羅官章種煙葉、藥材、蔬菜的1500多個農戶,累計增收5.1億元。牛莊鄉原副鄉長李思達感嘆:“老百姓的荷包能鼓起來,羅老有大半的功勞。”

  執著:壯志未酬誓不休

  在羅官章家里,面積最大、布置最好的是書房。近2000冊書籍,十幾種報刊。這里,應是宜昌海拔最高的農村書屋。

  “犬守夜,雞司晨。茍不學,曷為人”, “蠶吐絲,蜂釀蜜。人不學,不如物”,羅老奉行一生。

  1998年春節剛過,積雪未化。老羅和老陳懷揣15000元,遠赴陜西、山西學習天麻種植技術。

  這個老陳,正是羅官章的兒時朋友,從陜西地質調查隊退休回鄉的工程師陳孔煥。天麻,作為名貴中藥材,人工栽培難在突破有性繁殖關。“既然退休了,就別折騰了。何況技術難度大,搞不好,你這把老骨頭會賠在大山里。”陳孔煥好心勸他。那晚,圍著火爐,羅官章和陳孔煥談到深夜。

  面對掌握致富的“金鑰匙”,羅官章取經途中四處碰壁。“別處能繁殖成功,牛莊也能行。”羅官章和陳孔煥一股“牛脾氣”爆發,決定在自家搞天麻有性繁殖試驗。

  第一年,失敗。第二年,再失敗。第三年,成功。2000年5月,終于在冰凍期長達4個月的高山上,成功繁殖了天麻的第一粒種子。此時,試驗已進行100多次,觀察記錄寫了整整三大本。

  與此付出的,還有羅官章的兩個手指。“鋸掉的兩個手指頭落進一大堆鋸末,找了半天沒找到。”談起這事,羅官章的老伴李傳春眼圈紅了,“如果住在縣城,就不會這把年紀還弄丟了手指頭。”

  如今,牛莊鄉天麻種植面積從19年前的220平方米發展到去年的1.68萬多平方米,共增收1.8億元。

  靠山吃山,還得以山養山。幾十年從政經歷讓羅官章痛切地感到,前些年急于脫貧,對山林砍伐過度,欠下了不少“生態債”,綠色發展,產業轉型迫在眉睫。

  “這個老頭子,為督促我們栽樹,脾氣犟得很。”和朱坤一樣,一到年底,特別是開春,牛莊的天麻種植大戶們,都會被羅官章逼著多栽樹。近五年來,該鄉累計補植林木10萬株,完成植樹造林、通道綠化、退耕還林近萬畝。

  圓夢:辛勤耕耘終不悔

  黨員干部帶頭干,勇于擔責做示范,這是羅官章堅持了幾十年的產業扶貧“訣竅”。

  2000年,羅官章在產業扶貧路上,遭遇最大的一次失敗。

  當年8月底的一天,羅官章的小院里突然變成了蔬菜市場。幾十戶農民把賣不出去的蘿卜拖到他家,要他包銷。

  原來,羅官章引進反季節蔬菜品種白玉春蘿卜,在牛莊村116個農戶推廣種植了196畝。在9月份收購時,外出必經之路采花鄉蓼葉池路段垮塌,大量蘿卜滯留家中。一天召開五次會議,想盡一切辦法聯系老板外運,羅官章一刻也沒有停。“老百姓的賣了,安心了,我的不要緊”,最終羅老自家的8萬斤蘿卜全部爛在了田里。村民李寬全種的9.6畝沒有賣完,羅官章自掏腰包,拿出15500元,賠償種子、地膜和肥料。

  雖然“栽了跟頭賠了錢”,但羅官章堅定地認為,搞活特殊產業,才是脫貧的“造血機”,高山蔬菜非搞不可。

  第二年,他吸取經驗教訓,組織村民成立專業合作社,與大批發市場簽訂銷售合同。白玉春蘿卜種植面積超過8000畝,先后建設了23個冷庫,農民增收2000多萬元。

  牛莊人至今津津樂道的,還有羅官章領導的“白色革命”。在全鄉發展地膜包谷5000多畝,單產提高100多公斤,大大解決了百姓糧食緊缺問題。

  19年來,羅官章帶領村民先后試種過香菌、白肋煙、中藥材、蔬菜、魔芋、百合等品種,還嘗試養豬、養羊、養雞和特種養殖,最終形成了煙葉、藥材、蔬菜三個支柱產業。2015,全鄉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7508元,比20年前增長了近106倍。

  “他一輩子都在干一件事,那就是帶領群眾摘窮帽子。”牛莊鄉原副鄉長李思達如此評價羅官章。

  時光閱,天地鑒,百姓評。羅官章,終于在耄耋之年,幫助山區群眾搬走了那座貧困的大山。

 

  【事跡簡介】羅官章,男,79歲,1956年10月入黨,退休前任五峰土家族自治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。在職時,他在俗稱“宜昌西藏”的牛莊公社一干13年,解決了鄉親們的“糧袋子”問題。退休后,他放棄城市生活,帶著“不讓鄉親們荷包里有錢,死了也閉不上眼”的公仆情懷,回歸偏遠農村,19年如一日,帶領鄉親們尋產業、挖窮根。為攻克天麻產業技術難關,歷經1000多個日夜100余次試驗,甚至付出了失去兩根手指的代價。為保護群眾發展蔬菜產業的熱情,自掏腰包補償群眾種子、地膜、肥料費用。19年來,他帶領和指導鄉親們發展煙葉6500畝、種植蔬菜8000畝、推廣天麻1.68萬平方米、植樹造林近萬畝、補植林木10萬株,累計增收5.1億元。

 

    來源:人民網

北京pK10计划网